12弟弟,再爱我一次_听说你要虐?抱歉我不疼
笔趣阁 > 听说你要虐?抱歉我不疼 > 12弟弟,再爱我一次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12弟弟,再爱我一次

  购买v章比例大于50%~即可看到最新章节

  段策松开了一直紧握的手,手指已经发白,他挥了挥手,让伺候的人都退下了,稍放松了紧皱的眉梢,径直坐在了白祉床边,轻轻握住那双修长的手,细细摩挲。

  “我命令你,你必须醒来,你是我的。永远都是我的。”段策乌黑的双眼浸染着浓烈的爱意,如果不是时机不合适,他多么想要直接吻醒这个人,告诉他,他到底有多么爱他。

  三个月后

  紫晴拧着手中的干布子,擦拭着白祉额头上的汗液,自从公子重伤回来之后,就像换了一个人一样。性子越来越寡淡了,也没有再笑过,那个不管在如何的困境中也能微笑,照亮她世界的少年似乎消失了。

  公子每天晚上都会做恶梦,不停的叫着问七问七的,她不知道问七是谁。可是这么问公子,公子也是一句话不说,讳莫如深。

  段策穿着一席黑色衣袍,内里深紫色云纹长衣,他从演武场回来后,便一直伫立在门扉,一双凌厉的剑眉深深拧着,额前垂落的发丝遮挡着眼眸看不出深浅。

  紫晴知道门口站着的是将军,却依旧我行我素地先做完了手头上的伙计。将军这三个月来,只要闲着就会来这里守着她都快习惯了。只是......公子很少理将军。

  紫晴看了一眼将军,又看了一眼正在急速转着眼珠像是即将要转醒的白祉,而后轻手轻脚地提着衣摆,颠着小碎步低头走了。

  房间里空无一人,段策就那么一直靠着门框,心里沉闷地听着白祉一声声地唤着问七,心理虽然嫉妒非常,但终是没有出言吵醒青年。

  过了半晌,白祉突然被噩梦惊醒了。“问七!”他半坐起身脸色苍白无比地急速喘息着,好不容才平复,手指颤抖着捂着领口。轻飘飘地瞥了一眼门口的人,又重新低下了头去,一言不发。

  段策看着他醒了,心急地大跨了几步走到了床边,伸手将刚才紫晴放回盆里的巾子捞了起来。

  以他的力气粗拧几下,很快就拧干了,他坐在床边动作神情都用尽了他所有的温柔“默君,把头抬起来。”他想学着那奴婢的样子,帮白祉将他头顶的汗液擦干净。

  可是他等了很久都没有回应。

  白祉木木地端坐着,一双眼睛乌黑的眸子直视着前方,就是不看段策。只有骨节分明的手紧紧地攥着被角,能透露出几分他心底的戒备。

  段策侧坐在床边,低声沉吟道“默君……你的伤势才好,不能受凉了,我帮你擦擦。”他不自觉的捏紧了手中的布子。尽力让自己的动作不要太突兀,免得吓着他。

  白祉这样无视他的态度,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。好不容易等白祉转醒,却等来这个个结果,他心里自然不好受,只是不想让白祉更加厌恶他,才强忍着不发火而已。

  段策压抑着这样烦躁的心情,小心翼翼地凑近白祉,这一回白祉没有再躲他。段策嘴角平直的弧线终于缓和,白祉一定可以重新接受自己的。

  可是白祉的下一句话,就将他的这份喜悦打落在了谷底。

  “我要见问七。”略显嘶哑的声音才从白祉口中传出,他看着白祉转过头,用一双乌溜溜的眼睛死死地盯着他。

  段策一咬牙,铁锈般的血腥味,瞬间充盈了整个口腔。

  原来他态度软化,是为了见问七!

  段策深吸一口气,手上的青筋暴起,有一股邪火在心里升腾,他何时这样把一个人放在心尖上,捧在手里怕随了,含在嘴里怕化了,他竟然一点都不领情?!这么多天他的耐心早该已经用尽了!

  【人物段策好感度:85虐心值:30】

  他一转手,将布子拧成麻花状,紧紧地绕上了白祉的手腕。

  爱而不得的痛苦在段策心中顷刻间转化成了伤害这人的欲/望。他动作粗暴,像是发了疯一样。

  既然对他好,他也不会再喜欢他,那便让他的身体沾满他的印记,这样,他就永远忘不掉他了。只是暴虐的心思刚刚燃起,他就看见了白祉的眼神。

  段策锐利的眼眸不禁显露出一丝悲戚。他的手指从白祉的眼眶轻轻划过。“林默君,你真是好样的。”

  被人用布子绑在床头,也没有让他身下的青年发出一声求饶。他只是定定的看着自己,仿佛这就是意料中的一切,自己这个恶魔还是伸出了魔爪。

  心底的那股邪火便彻底烟消云散了。白祉从始至终都没有相信过他是真的想对他好。

  “要我怎样都可以。只求你让我见见问七.....”白祉眼睫微颤着扬起了头,露出了自己白皙脆弱的脖颈,而后便紧闭起了那是双莹润的眸子,就如同献身一般。

  他只是想要知道,问七到底是否还活着……他不想让问七因为他而被连累。

  段策眼眸深沉,目光久久定在白祉的脸上,只有微微收起的瞳孔,能显示他此时激烈压抑的情绪。

  你喜欢上了那个人吗?......不!不许,我不许你有任何离开我的可能!

  段策将手抽回,深深地看了白祉一眼,看着他纤长瘦弱的身体,眼神幽暗,半晌勾起了一抹一抹没有任何感情色彩的微笑,从喉间逼出一句“我让你见他。”便转身离开了。

  黑色的长发濡湿紧紧地贴在脖子上,白祉垂下脑袋,微微阖起了眼睛,一丝微薄的希翼悄然燃起。

  问七。

  很快,段策就如约提着问七进来了。

  他看着比当初瘦弱很多,头发毛躁的扎在脖子上,全身脏乱,但是那双眼睛还是无比的澄澈。他一进来就死死地凝视着白祉,半刻也不离开。

  在白祉被段策接回去之后,段策的确放过了他。对于段策来说,没让他死......就已经算放过他了....

  段策将问七的头压在了地面上,一双细长带着压迫感的眸子,轻轻的斜过看向白祉。嘴角的笑容是与内心的深沉孑然相反的戏谑,像是侮辱白祉就是他平时最大的趣味。“现在该兑现你的承诺了吧?”

  白祉看到问七这副凄惨的样子,自责的泪水刚刚流了满面,听见段策这问话白祉的脸色唰的一下更加苍白了。他猜到了段策要对他做什么“不——”只有这一个字便戛然而至。那个他原来喜欢,如今却害怕的男人,已经将他压倒在了床上。

  白祉垂下了纤长的眼睫,他沉默了,没有反抗,没有挣扎。何必呢,这个人根本从来没有把他的尊严,放在心上。

  【白祉:小可爱,我需要立效阳/痿丸。:)】收放自如做不到,但还是可以靠药物的嘛~

  【系统:好的。=w=】

  “他看着,你会不会更有感觉?”段策的嗓音沙哑,充满了磁性,那是常年征战沙场,久经风沙的人才会有的性感。

  不管从能力还是长相,段策都是最好的床伴~虽然有些恶趣味。

  白祉是这么想的,但是立效阳/痿丸果然很有用,他麻木的盯着床角。他任由段测触碰着自己,毫无反应。

  白祉越是木然,段策便越想让他露出沉迷的表情,没有什么温柔的前戏,只有粗暴的占有,他小心地避开了青年的伤口,紧紧拥抱他,用力的爱抚,啃噬。

  可是青年根本不反抗他,甚至无论在他怎样的占有中,都保持着一种清醒,段策凝视着那双毫无波动的乌黑眼睛,近乎魔魅的渴求着他的回应,可都是徒劳。

  段策眼中的血丝渐盛,一片通红,他嘶吼着质问道。“为什么,为什么你没有反应!”

  【白祉:因为我阳/痿啊(笑)】

  感受着身体里喷洒的热浪,白祉嘴角抿成了一条直线,他一直埋在枕间的脸,缓缓地转了过来,像是过了一个世纪那般漫长,声音极其微弱地道“因为,我恨你。”一滴眼眼泪划过眼角,像是刀子一般划过皮肤,露出最真实的血肉。

  段策猛地一怔,脑袋里像是断了线一般,铮铮作响。直到像是砂纸磨过的难听声音从离床不远处传来,他才从恍然中清醒过来。

  “默默....”问七的声音像是在沙漠里走了很久,又很长时间没有说话,即使开口了也听的不真切。任谁都能看出那张木然的脸上,心痛的神情。

  段策死死地锢着白祉,转头暴戾地看向木讷的问七。

  就是因为这个人吗?

  “呵。”从来没有人,从来没有人这样忤逆过他!就为了一个暗卫!段策眼里闪过一丝嗜血的疯狂。他将身侧衣袍一披,拿起佩剑将捆着白祉的布斩断了,便往问七的方向摇晃着走去。

  问七在他走过来的那一瞬,抬起了头,瞳孔一片漆黑,倒影出了他狰狞的面容。

  段策手的剑一顿,收拢了手指,整个肩膀都绷紧了。他怎么能杀了问七,杀了问七,白祉绝无可能原谅自己!

  .......想他在战场上鲜血淋漓,豺狼怀绕时都没有怕过,他现在居然怕白祉不能原谅自己!真是,可悲!可叹!

  【人物段策好感度90,虐心值40】

  段策颤抖着手扔下手中的剑,不再去看问七,也不敢去看身后的白祉。

  发丝遮挡住他的神色,他转身向门口走去,嘴唇翕动了半晌才平复了心情,面无表情向一直在屋外候着的问二问三吩咐道,“把问七压回刑房,还有……看着夫人,不准让他离开这个院落半步。”

  这是占有欲,也是保护,这次他救白祉回来之后的表现,想必已经被很多人看进了眼里……他必须保护好白祉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h2u2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h2u2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